人命关天 淮阳一医生无证行医遭投诉

http://vicunha.cn/2020-01-14 06:17:14

  2016年11月30日河南省卫计委已核查高丽无医师资格信息,但现周口市卫计委(原周口市卫生局)为其违法颁发医师执业证,高丽无证行医致孩子患病。我叫王钧锋,淮阳县新站镇王营村人,妻子郭秀玲于2014年10月14号晚上6点左右来淮阳计生站生孩子。经医生检查建议顺生,如有异常再手术。

  当我妻子上产床60分钟时她疼痛难忍,出现紧急情况,需要手术,医生却一直犹豫耽搁。半个小时过去后,医生看孕妇情况不好,才让我签字手术,一边让我签字一边还给我推销药物,又给我解释大约半个小时后签字才结束。签字结束后医生又说不能手术,她说手术台被其他孕妇占了,我说一个手术台吗?她说两个,另一个没有医生。她又说她到手术室看一下,结果一去就是将近一个小时。等她回来之后情况就非常危急了,看到此种情况她才感觉事态严重,才给白班医生打电话,让我去把白班医生接到医院。

  我赶紧开车去白班医生家里把白班医生接到医院,白班医生到医院10分钟后婴儿生下,却发现婴儿不会哭,窒息。经抢救半小时左右不行,医生才建议我们转淮阳人民医院儿科,我们立即赶过去,经儿科医生诊断,婴儿肺部出血,心肌受伤严重,颅脑严重缺氧,情况危急,截止到2014年10月17日仍在抢救,生死未卜。极度不负责任的淮阳计生站,在当时没有手术台和医生的情况下,为什么不让我们转院?难道说拿农民的孩子生命当儿戏?

  2014年10月19日,经淮阳人民医院抢救无明显好转,我们强烈要求转院,淮阳县计生站却不闻不问,为了孩子的健康我们东挪西借了一点钱,把孩子转到了河南省妇幼保健院,我们全家陪着孩子在省妇幼保健站重症监护室救治了一个多月,孩子的险情才有了控制,并在院里用了一个疗程的治疗神经性的药物,尽管每天一两千的医药费,我们全家也不舍得放弃,能借的钱都借了,对于我一个老百姓这些钱让我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不能承受的压力。

  2014年11月19日省妇幼保健站新生儿重症监护室的主任医生给我们说,小孩已经脱离生命危险,至于其他方面的损伤需要后期才能检查,而且治疗神经性的药物也已经用了一个疗程,不能再继续使用了,建议我们回去一段时间再来继续用治疗神经性的药物治疗。在这期间我们全家因为借不到钱来到计生站求他们可怜可怜我们,给我们筹一点钱,但是他们百般推脱,后来在我们的一直哀求下,他们找了我们行政村书记管事,勉强给了我们两万块钱,从此再没给我们一毛钱。

  2014年11月30日我们全家带着孩子来到河南省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给孩子做了核磁共振,等了一天排上号检查结果却是孩子由于脑缺氧窒息时间太久造成了脑子受损,我们也不懂就知道脑子里有几块受损,一附院的医生会诊后建议我们转院到省妇幼保健站去做康复治疗并做进一步检查,在省妇幼保健站我们又治疗了十几天,又服用了一个疗程的治疗神经性药物,通过省妇幼的检查专家会诊,确定了孩子双目视力和听力都严重受损,其他损伤还有待进一步检查,在这期间我们每天又是一两千元的花费,我们多次找到计生站及计生委,但是他们却置之不理。

  淮阳计生站有没有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从事接生的人员刘青和一个戴眼镜姓程的有没有医生执业许可?草率的让我妻子上手术台,中间出现紧急情况又不抓紧时间妥善处理,为什么这么不把人命当回事?耽误了救人的宝贵时间,导致婴儿生命出现危机,抢救之后,留下了各种残疾。可悲,十月怀胎多么不易,我们该怎么办?我去河南省卫计委反应此事,以各种理由推迟不让进不予受理。

  淮阳县计生站高丽不具备行医资格。2016年11月30日河南省卫计委已核查高丽无医师资格信息,但现周口市卫计委(原周口市卫生局)为其违法颁发医师执业证,高丽无证行医致孩子患病,为孩子治病负债累累,我的孩子现在已经伤残,家里也欠下一屁股债,孩子还需要继续治疗,但是淮阳县卫计委、周口市卫计委不管不问,一再推脱,存在监管缺失。恳请媒体为我们弱势群众主持正义。

  举报人:王钧锋

  身份证号:412727××××××××××14

  日期:2017年2月14日

\

相关阅读:
燕郊首尔甜城 http://m.zhongaifang.com/xinfang/xftj/2019-05-14/16.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