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酒?帝王

http://vicunha.cn/2020-01-12 03:01:34

风吹过树梢,一只鸟儿被惊起飞走了。老师的粉笔在黑板上不停的写着什么。过了一会儿,鸟儿重新飞回了树梢,但课堂依旧安静,或许说只有我感觉到了。教室里的我如此孤独,我的眼前迷茫……

1

酒,真是个好东西,已经不记得这是我喝下的第几坛了。父皇第三次来找我了,却又被外气走了。呵呵,说来可笑,他人为了皇位争得头破血流,我一点也不想当,可父皇偏偏选上我做继位人。政治是个糊涂帐,我不想理睬。看那窗前的花儿未眠,天边消瘦的皎月,春花秋月,美,真是美。我迷糊的倒在门槛上……

2

几滴雨飘落在我的脸上,冰凉到我的心底,金陵的皇宫真是冷;娇艳的花,红墙黄瓦,雕栏玉砌,美丽的歌姬,人生如梦。一只乌鸦飞过,太监总管忡忡的跑来,他平常总陪在我父皇的身边,如今,我知道……

3

“皇儿,答应我吧!这是我最后的请求。”沉重的眼神,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此刻空气也凝噎住了。我无奈,苍茫大地为何要将我生在帝王的家庭中,我点点头。不知道父皇看到了否,他闭上了双眼,没有任何神色。一滴泪水从我眼角流下,花儿在开放。他解脱了,我替他蹲进了牢笼……

4

酒,已经很就没有喝过了,因为我知道现在在我身上的是整个国家,但我仍然记得它是个好东西。如今在我眼前的是厚厚的奏折,如山,如海,宫殿空荡荡的,没有一丝的花香,尽管摆放了许多的花草。大概是因为花的灵魂早就死了,不知道我的灵魂什么时候死去,我想那一刻应该不会离得太久了。政治,无鸟语花香,无好酒美人,不属于我的世界,我却站在这里……

5

刀光剑影,战火已连绵进了我的皇宫。这是意料中的事,不,应当说是上天给我安排好的命运,眼前的只不过是一场如期上演的戏。我坐在皇位上,无可奈何,重新拾起我的酒杯。酒,不愧是个好东西。戏就让它演下去吧!迷糊……

6

娇艳的花,红墙黄瓦,雕栏玉砌犹在;歌姬依旧美丽,而我却不认识他们,梦如人生。酒,如江水滔滔,如今才知晓它并非那么好。来吧!一同高歌我的新作――虞美人。一个彪汗冲了进来,恭敬的双手递给我一杯酒。是时候了!我豪爽的一饮而尽,我解脱了……

下课铃响了,我的眼眶里掉下了一滴泪水。这是为何?我抬头看看树梢,鸟儿拍打着翅膀飞走了……


相关阅读:
单创 http://science.china.com.cn/2019-11/14/content_40960051.htm
分享到: